青雁临(六)

*原创男审,黑暗本丸设定,私设很多,估计OOC

*全员亲情向,刀帐以国服实装为标准

*我控制住自己不写玻璃渣,不过如果有,那也不会很疼

*本丸净化中,刀帐未满

*文章的标题格式我换了换

*感谢喜欢


前文我改过了,如果觉得衔接不上,请重新翻翻前文。


100粉感谢!!!


06、一个手抖就炸了公物事件


“恩。。。马当番、田当番、洗濯当番。。。”虽然答应把内番安排交给刀剑们自己处理,对内番这种东西充满了好奇的青年还是摘了挂在大广间墙上的内番表看,顺着内番表一个个念下来,顺便和之前看的资料一一对上号,三日月则是笼着手站在一边闲闲的看着“。。。手合。。。这个是?”

“。。。”

看着蓝色狩衣的付丧神垂下的眼帘,青年意识到自己大概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然而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三日月的表情已和之前无异。

“哈哈哈,手合的话,就是两位刀剑男士互相切磋哦~”隔着斗笠明明看不清青年的表情,三日月还是感受到了青年的松了一口气,感慨着他的天真三日月补上了没说完的后半段话,“直到一方重伤或碎刀为止。”

“。。。。。。?!!”

三日月看着青年颇为可笑的反应,却笑不出来。


“哈哈哈哈,真是好哥哥啊,恩?对弟弟的指教真是毫不留情啊”

“说到底明明只是刀剑而已,却还有什么可笑的同僚情谊,你现在这个痛苦的样子不就是对此最好的讽刺吧?”

“说是什么兄弟,结果还不是得自相残杀么?”


这座本丸的确经历了几任接任者,但是死去的只有前一任不是没有原因的,之前几任的行为和他一比,甚至只能称得上是少女的恶作剧而已,更何况除了手合场的“演出”,前任还有别的方式来消遣。

这么一想,那位的崩坏程度完全不让人感到惊讶呢。

“三日月。”青年的发声让三日月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身上。

啊啊,这么说来,明明应该对眼前的审神者充满了戒备的不是么?这么快的就放下了戒备啊。三日月的眼神变冷了起来,真是,警惕性。。。

“警惕性也太差了吧。”青年顺畅的接着三日月心中所想说了下去,“嘛,是这么想的没错吧?呜哇,可不要这么看着我啊,我看你看我的眼神突然不对劲起来就知道了啊。”

“这是一种,怎么说,能力吧?这种能力是我也不清楚来源的,毕竟在你对我毫无信任的情况下做这种事情完全弊大于利不是么?”看到三日月越发古怪的眼神,青年这才解释一般地说道,“唔,先别纠结于这个了,三日月。”

青年的手在内番表的最后一栏摩挲着。

“损坏公物的话,你不会怪我吧?”

不加收束的灵力自青年与木板相接触的手指处涌入,下一刻,木板的最后一块就被灵力给轰成了渣。

“你是审神者大人,这里可没人能责怪你呢。”三日月看着地上碎的七零八落的木板,之前消失的笑意又回到了脸上。内番表的最后一栏,没记错,也不可能记错的,是寝当番。

“那么,接下来,麻烦告诉我手入室的所在”青年对三日月的回答毫不意外,把被炸了一个口的内番表挂回墙上,青年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等待着三日月的回应。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既然审神者如此积极,那我这就带你去手入室好了。”

青年跟随着三日月走入了依旧存在,但已略有消散的雾气中。走入黑暗,但这回的恐惧感并没有之前这么强烈了。

果然还是要有人陪比较好啊,青年想着,如果那天这里每个地方都有人的话,就一定不会害怕了吧?





碎碎念:

说是这章要让一期哥出场结果还是没能续成功_(:з」∠)_

期中考考完了然而还是不能很勤的更文啊真是抱歉。。。

肝懒癌快肝吐了然而影子都没见到(哭哭)小酒鬼更是肝都没去肝,感觉自己一无所成_(:з」∠)_

100粉的话要做些什么呢?

评论(6)
热度(33)

© 飞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