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黑暗本丸|男审】青雁临(五)

*男审,是一个对刀男全无了解,凭着兴趣随性地上任了的审神者。

*并没有全刀帐。

*全员亲情向,cp不知道会不会有。。。

*可能会(不我觉得是一定会)OOC,可能有一些二设,可能有一些参考,总之有各种可能

*刀帐的话因为是国服婶,以国服实装为标准



啊啊大家好我来更新了,希望产粮玄学有用?(哭着求虎弟,你再不来二姐就要搞死我和虎哥了QAQ(顺便懒癌和小酒鬼也是迫切需要XD)


半夜急着睡觉结果后半段写的一塌糊涂,怒改,感觉好了一点_(:з」∠)_。。。


05、事件


“难以摆脱。。。”放下手中的终端,青年颇为无奈的揉了揉脸。

即使身边能听见萤丸入睡后平稳的呼吸,也仅仅只是阻止了完全陷入过往的回忆罢了,让人不适的那些东西还是如影随形,不时冒出来彰显存在感,扰得他心绪不宁。

“算了算了,总比抱着头窝在地上动都不敢动要好。”想起不堪回首的黑历史,青年无奈的笑了笑,也没再低头看看了一晚上的终端,转而撑着下巴看向萤丸。

————————————————————————————————————————————

第一眼看见跪坐在房间里的孩子,青年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有让自己不舒服的气息,没等细细感受,就听见那孩子开了口。

强压下所有的负面情绪而平静说出带来噩梦的话语。青年看见了他强压下的情绪,也看见了其下更深的平静,只等青年的回答,他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不用再经受噩梦带来的煎熬。

想要变成堕落的存在啊,青年想,但是也还是可以挽回一下的嘛,毕竟你自己也在努力啊。

萤丸的眼睛里隐含着连他都不知所向的期待,而青年看懂了。

你不是在期待着我的救赎么?青年控制不住地微微笑了起来,即便知道此时不是十分合适。既然被期待了,以我的个性怎么可能拒绝呢?

虽然还有更想问的问题,但是现在果然还是先——

“你是怎么进来的?”

————————————————————————————————————————————

“所以说果然还是很想知道来着,之前放弃问你的问题的答案”青年撑着下巴嘟囔着,“特别是在你睡得这么安稳,而我却连眼睛都不敢合上的情况下。。。”

“萤丸你啊。。。”到底是怎样拥有直面噩梦的勇气的呢?

鼓起勇气,却一次次在恐惧前败下阵来,用“会这样的肯定不止我自己一个人”来开脱,结果现在却被结结实实打了脸,静下来细细一想,青年的内心简直复杂。

“算了。。。都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该开始面对了,”青年轻叹口气,“这次选择来当审神者,说不定做了个很好的决定呢。。。”

看着睡得颇为香甜的萤丸,因着觉得会被他拿着大太刀砍的直觉,青年还是打消了现在就把人拉起来问问的冲动。

“也不急于一时嘛,反正问了的话估计又会被拿着看傻子的眼神看。。。”青年低头看了一眼终端上显示的5:34后,边咂舌边结束了自己的修仙看资料,决定出门转转,转换一下心情。

移开拉门,再合上到只容一人侧身出入的程度。青年对于走入被黑暗和灰色的雾气笼罩的走廊有些迟疑,目不能视的情况不能给他造成什么困扰,让他迟疑的是甫一踏出门外就便开始猖狂起来的低语——

“你现在孤身一人。”“你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你根本从未离开过。”“分不清现实和做梦的家伙。”“你现在醒来了么?”

青年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带着疼痛默默地溜回了房间,拿着终端再次确认了一下大广间的位置,青年这才再次鼓起勇气踏出房间。合上房门,手捏住斗笠的檐,下一刻,斗笠上的布幔发出抽打在空气中的破风声。

奔跑在本丸内的青年就像一道白色的影子,掠过一条条走廊直冲自己的目标。

“绝对是傻掉了傻掉了,”青年快速冲过一条走廊,要摆脱的不是什么未知的危险,而是阴魂不散的低语,“这个点怎么可能会有人啊,被刺激了一下简直冲动过头了!”

不停碎碎念着穿过一条条走廊的青年对自己的未来完全不抱期望,甚至已经开始考虑用什么样的姿势抱头瑟瑟发抖才会在被人发现时不那么丢脸的问题了。

虽然是这么想着却毫无回头的想法的青年绕过了最后一个拐角,然后看见了亮着灯光的大广间。

“运势,大吉?”一脚跺在地上减速的青年愣愣的嘟囔道。

然后因为地板太滑狠狠地摔了一跤。

崩溃的从地上半跪着爬起,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人(刃)已踱到面前的青年听见上方传来了带着几分熟悉的魔性笑声。

“啊哈哈哈哈,审神者如此热情,一见面就行此大礼,倒是让我大吃一惊啊。”绀色狩衣的付丧神脸上的表情三分惊讶七分戏谑,青年只能庆幸斗笠遮住了自己的脸,没能让三日月看见自己脸上分外精彩的表情。

“运势,末吉。”青年默默地从地上爬起,低声嘟囔出了自己的今日运势。

“这位大人,随便受别人的大礼可是要折寿的您不知道么。”青年不甘示弱的回嘴,然而三日月脸上露出的笑容再次让青年恨不得从未来过这里。

“哈哈哈哈。。。无妨无妨,毕竟是老爷爷了呢,小辈的大礼我还是受得起的,”三日月眼睛一弯,这次流露出的笑意可算得上是真心实意,可惜青年没有半分成功卸下对方心防的得意。

“。。。这么早就在这里等我,我也是受宠若惊啊。”

“哈哈哈哈。。。若不是这么早就等在这里,恐怕就看不见这么精彩的一幕了吧。”三日月明显不想放过青年,把他生硬的转开的话题又绕了回来。

“。。。。。。”

“。。。。。。”

青年和三日月大眼瞪小眼。

“你快说点什么转移一下话题,否则再这样下去我要闹了。”青年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崩溃。

“我这么早来此的理由尚且不说,审神者为何也来的这么早?”三日月估摸着也玩得差不多了,从善如流的顺着青年的话接了下去。

“。。。我今早不来了,所以打算过来说一声。”青年迟疑了一下,觉得像“因为被人打了脸,觉得自己不能白白被打脸,总有一天要反打回去(?)而跑出来”这样的理由,说出来不仅幼稚而且简直就像在骗鬼,如果说的人不是他自己的话,大概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于是果断的说了谎。

然而青年感觉三日月看他的眼神依然透露着“你在骗鬼”或者类似的意思。

“审神者大人,”三日月悠悠的开口,“撒谎的话,可不是好孩子哦。”

“。。。三日月真是敏锐啊。”

“审神者大人完全没考虑过是自己说的谎太蹩脚的可能?”

“。。。。。。”

“。。。。。。”

青年和笑眯眯的三日月大眼瞪小眼。

“我要闹了。”

“哈哈哈~如果审神者实在不愿意的话,也的确可以不来没关系,”三日月眼睛微眯,“毕竟把你叫到大广间来也是有一些事需要你处理。”

“什么事?”总算摆脱了尴尬境地的青年快速接道。

“我希望你能打开手入室。”三日月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认真的态度不禁让青年怀疑起眼前的付丧神和之前那个恶趣味的家伙是不是同一个人。

“。。。好的。”青年点点头

“去除本丸的污秽之气。”

“好。”

“内番和出阵的安排交给我们。”

“好。”

“告诉我你的真名。”

“好。。。你个大头鬼啊?!”青年看着眼前一脸“啊呀,被看穿了~”的表情的付丧神情不自禁地吐槽出声,“我答应了你的条件你就这么坑我?”

“哈哈哈,这不是没能成功么?”三日月笑得洒脱,明显料准了青年也不会拿他怎么办。

“。。。真的是,算了,”青年顿了顿,看着三日月认真道,“谢谢你的好意。”

“此话怎讲?”

“手入,去除污秽之气,内番和出阵安排,都是并不需要这么大动干戈的和这么多人会面的,”青年解释给三日月,同时也是给自己听,“所以,叫所有人来大广间不仅是为了那些事,也有观察他们态度的意思,对吧。”

“嘛,这也是为了我们自己,”三日月抬起袖子掩了掩嘴角,“审神者可不要想多了。”

“如果我要想多的话,三月你也阻止了我,”青年略带得意地笑了起来,“所以为了我的好心情,我就稍微多想想吧。”

“唔。。。真是个自我中心的人啊。”

“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就是你哦。”

“哈哈哈哈哈哈”







我又回来更新了,爷爷的性格很难把握,也不知道OOC了没。

战扩真的好肝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不动接回家_(:з」∠)_。

下一章大概一期尼就会出镜了,是一个暗黑本丸中的泥石流清流一期尼。

评论(2)
热度(24)

© 飞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