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暗黑本丸|男审】青雁临(4)

男审,是一个对刀男全无了解,凭着兴趣随性地上任了的审神者。

全员亲情向,cp不知道会不会有。。。

可能会(不我觉得是一定会)OOC,可能有一些二设,可能有一些参考,总之有各种可能


其实挺想听听对这篇文的想法的。。以及小学生文笔谢谢喜欢。。。


本章萤丸OOC预警(我其实真的很喜欢毒舌小恶魔款的萤丸来着_(:з」∠)_)


04、


“你。。。。。。”


“我是萤丸,今天的寝当番,是我。”


压抑着心里翻涌着的情绪而“平静”吐露出话语,平直的语调落在萤丸自己的耳朵里显得分外奇怪


萤丸荧绿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青年,眼里隐含着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所向的期待。


审神者,来回应我吧。


是给予拒绝的回答,为日后的虚伪行径博取信任,还是就于此时暴露出人类恶心的本质?


最好给出让我满意的回答,虽然我自己也不清楚怎样的回答会让我满意。


萤丸的手下意识地蹭了蹭被褥。


“你。。。”青年看着萤丸,迟疑了一下才说出了后半句,“你是怎么进来的?”


诶?萤丸眨巴了眨巴眼睛,诶诶诶?


萤丸抬头看向青年,似乎是因为光线暗下来的原因,青年拉起了前面的布幔,透过纱可以隐约看见青年貌似是皱起了眉毛,极为困扰的看着他,仿佛萤丸眼里的岔开话题在他眼里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事情的走向就应是这样。


“。。。。。。”萤丸一口气憋着不知如何是好。


这哪里算得上回答啊!好好酝酿出来的气氛都被你破坏了啊!你到底懂不懂现在的情况啊!


全力给出的一击落到了棉花上,毫无打击的实感后产生的空落让萤丸整个刀都不舒服起来了,恨不得跳起来揪着青年的耳朵大喊:


这算什么啊!!


被青年极其生硬的转折给噎住的萤丸和安静等待萤丸回答的青年面面相觑,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简直达到了要响起奇怪的BGM的程度。


“。。。真是够了,”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的萤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算是明白今天这气氛是挽不回来了,还是想想怎么应付眼前这个仿佛脖子以上有点毛病的审神者比较好。


“这个房间抗拒我们随意进入的结界主要是作用在门上的,”萤丸没好气的解释道,“不经过审神者的允许我们是无法移动这扇门的,不过我来的时候这扇门整个开着,所以我才能进来。”


“原来如此,”青年一手握拳轻敲在成掌的另一只手上作恍然大悟状,“我明白了。”


“明白了的话我就走了。”萤丸说着便从被褥上爬起来向门外走去,他总有一种再多呆一会眼前的青年就会把三三叫出口的错觉,不,也许不是错觉也说不定。


青年目送着萤丸走到了门口,突然开口,“真过分啊。”


“?”


“我可是真心诚意的给出了让你满意的回答,却被你当成了怪人啊,现在更是准备头也不回的走掉啊”看着萤丸回头,青年低笑了一声,“难道不是么?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早就拔刀了吧?”


不顾萤丸突然变得危险起来的眼神,青年慢悠悠的从被褥下扒拉出来一把刀抱在了怀里,“是很重要的本体没错吧,走的时候却没想着带走,对我这么信任么,真开心啊。”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心中警铃大作,萤丸回过头来,看着眼前好像是微微笑着的青年。


“没什么,就是那个。。。”青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抱在萤丸本体上的一只手抬起下意识的挠了挠脸,“你不是说你今天寝当番吗。。。”


这还叫没什么么!!!萤丸开始思考怎么把刀从青年的手上抢过来然后给他一个痛快的方法。


“能不能请你。。。”


不能不能不能,萤丸虚着眼睛盯着自己的本体,怎么想都知道该拒绝的吧,自己这次真的是大意了,竟然看着眼前的审神者有点脱线就放松了警惕。


“。。。请你陪陪我?这里一个人的话。。。我半夜要怕。。。”


萤丸猛地把视线拉回到青年脸上,视线直白的仿佛要把斗笠上的纱给盯穿,看看青年脸上的表情是不是认真的,不,如果可能的话还是看看他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吧。


“。。。Hotaru。。。萤丸(Hotarumaru)?在想很失礼的事啊,之前就用我是个变态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现在直接变成你是不是傻了啊。”


“你觉得,”萤丸默默地回道,“你,一个新就任完全不知底细的审神者,在晚上,对暗黑本丸的刀剑,发出寝当番的邀请,还理所应当的认为对方会接受。我不用你是个傻子的眼神看你难不成还用你是个【哔————】的眼神看你么!”


“啊。。。很有道理没错,”青年点点头,“但我有萤丸绝对不会拒绝的理由。”说着,便轻敲了一下怀中大太刀的刀身,“请麻烦把拉门合上,半夜有点凉,别着凉了。”


“。。。。。。”萤丸看着青年良久,才默默地合上了拉门,重新坐回之前和青年深情凝视的位置,也就是被褥上。


之后,还以为暂时不会被归还的本体便重新被递到了眼前。


“十分感谢,真是帮大忙了。”“你还真有我不会拔刀的把握啊?”


青年在纱后面笑了笑,不置可否的掏出了终端,开始看资料。


萤丸一开始还有点精神,抱着自己的本体看着青年专心的看资料,后来便无聊了起来,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闲聊


“你不睡觉么?”


“我睡不了的哦,或者说,我不敢睡。”


“为什么?”


“是秘密哦。”


“奇怪的人。”


“萤丸从见到我开始就一直是这么想的,这种评价对我来说不痛不痒啊。”


“哈啊。。。是这样么,之前也是,现在也一样,不要说得好像你能看透别人的心思一样啊。”


“。。。”青年眨巴眨巴眼睛,“萤丸你困的话就睡吧?”


“想多了,”萤丸努力的睁开眼揉了几下,“我可不相信你会不会在我睡着的时候做什么奇怪的事。。。哈啊————”


“是这样的么、”青年的视线从终端上移开,“那我发誓好了。”


青年并三指举起,在眼神略涣散的萤丸面前说道,“我发誓,绝对不会再萤丸睡觉的时候做任何意图伤害他的事。这样就行了吧?”


“哈啊。。。人类的誓言。。。是。。。不可信的。。”萤丸努力的想睁开眼,最后还是失败了,一头栽在了被褥上。


青年轻柔的把大太刀从萤丸的手里抽走,把他裹进了被子里。


“人类的誓言是不可信,”青年喃喃着不知说给谁听,“但是神明。。。在神明面前发下的誓,是一定要被遵守的啊。。。”




我已经非常努力了但还是写不长。。

萤丸会在屋里睡下不仅是因为直觉觉得审神者不是坏人,还有审神者自身的关系,大概后面会说?

神明大人的誓言呐~审神者深有感触哦?


评论(5)
热度(56)

© 飞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