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黑暗本丸|男审】青雁临(3)

男审,是一个对刀男全无了解,凭着兴趣随性地上任了的审神者。

全员亲情向,cp不知道会不会有。。。

可能会(不我觉得是一定会)OOC,可能有一些二设,可能有一些参考,总之有各种可能


一篇连作者本人做不知道有没有未来的文。

完全长不起来。。。非常抱歉。。。


03、黄昏赏月和突如其来的???事件


被烛台切领着朝主屋内走,不知道是烛台切避开了有人在的房间还是说真的没什么人住,青年一路走来都没有感受到有其他人的气息。


脚步在一段地上沾满了不太妙的红褐色痕迹的走廊前止住,烛台切看了一眼青年,似乎是想观察他的反应,奈何任何能被显露出来的情绪都被布幔给遮住。


虽说感受到了烛台切的眼神,但是为了使语废的作者少死一些脑细胞,青年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搭话,选择了目送着烛台切离开。


青年在烛台切离开之后便合上了拉门,房间估计是很久没有打扫过了,没有半点人气,但估计因为结界的存在,并没有多少灰尘。拉过一个垫子端正的跪坐在上面,下一刻青年的脸上就因为自己下意识的行为就露出了无奈的笑容。“真是。。。”


摘下斗笠放在一边,改正坐为盘腿,下意识挺直的背才松了下来,毫不在意的躺到了地上。


一时间无事可做,整个房间就此陷入静默,与此而来的,还有在无人的寂静中便会涌上来的某种感觉。青年闭上眼睛,打算清除那些即将涌出来的不好的东西,却因为关闭了视觉而使周遭的静默被感受的更清晰。


能听到自己呼吸的静,古式的日式宅院,干净却没有人气的房间。与记忆中某处的景象一个个相合。仿佛有什么塞子被拔开,黑水般的记忆就要流出。青年猛地坐起身。


“哈。。。这种感觉就算再怎么熟悉,也不可能习惯啊。。。”拍拍脑袋,用自言自语驱赶着那些不好的感受,“或者说,正因为经历过,所以才格外恐惧。。。”


嘟囔着从榻榻米上爬起来,拿出之前狐之助给的终端翻了翻,便抓起放在一边的斗笠戴好,一把拉开了拉门。


“反正现在也无事可做,不如去试试出阵好了。”有些艰难的翻找着之前的记忆,循着来时的路向主屋外走去,本丸被淡淡的雾气笼罩着,沿途所见的景物也并没有什么生机,然而青年还是走走停停,也不知是在看些什么。


就这样溜达着在转过一个转角时,青年发出了低低的声音。


“啊。。。”


穿着绀色狩衣的付丧神半隐在阴影中,双手拢在袖子里,在看到青年的一瞬似是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顿了一下,但下一刻便弯起了那双蕴藏着新月的眼睛,露出了让无数婶婶为之倾倒的笑容。


平安时期的贵族呢,青年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心里如此想着,明知眼前的人是不可能看到的,脸上却也不自觉地挂上了和付丧神有着相似感觉的笑容。


“啊哈哈哈哈,审神者颇有闲情雅致嘛,如此时间外出,是有什么风雅之景可赏么?”


“还未能风雅至此,”青年笑着回应道,“只是想着时候正好,想去试试出阵而已,倒是不知这位大人是被如何风雅之景吸引到此?”


“哈哈哈哈。。。如此说来,我观今夜月色甚好,故而移步一赏,倒是打扰了。”


话音未落,青年便下意识地向廊外看去。自己来到这里时便已是黄昏,在房间里面也就待了一会儿便受不了跑了出来,就算因为黑暗本丸的缘故,有淡淡的雾气笼罩显得光线很暗,但怎么也不能到了有月亮的时候,然而对着那张笑眯眯的,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感觉的脸,吐槽的话也是完全说不出来。


“哈啊。。。大人倒是好兴致。。。赏月能跑到我这么个地方来。。。”青年放弃了狠狠地吐槽的打算,也不纠结于什么言辞了,转而问道问道,“到底来意是什么,直接说吧,何必在这里和我过不去。”


“。。。明天早上,到大广间来,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都会在那里。”面对青年直接的问话,没有人配合的付丧神也放弃了打马虎眼,只浮于脸上而未达眼底的笑容收起,抛下这句话后就施施然的的走了,并不在意青年的回答。


是个自我中心的人啊。


如此想着的青年转身往回走去。


本来就是因为回忆的刺激,一时兴起想着去出阵试试看,如今被这么一打岔,心思也散了,慢吞吞的往回走。


抱着下一次再见到哪个付丧神,绝对不能像今天这样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想法准备回房间看资料的青年隔着几步便看见了大开的拉门,几步上前,门内的景象便映入眼帘——


不知何时铺好的被褥上端坐着一个白色短发的少年,听见门口的动静,本来半阖着的眼睛一下睁开,莹绿色的眼睛情绪不明的看向青年。


“你。。。。。。”


“我是萤丸,今天的寝当番,是我。”






【审神者并不是个喜欢文绉绉说话的人,面对爷爷的话完全是某种意义上的条件反射。

这么说来之前下意识的正坐也是条件反射来着。

本丸这种日式的宅院对审神者来说真是充满了回忆的地方啊~(。)

虽说这个点的确没月亮,但是三日月的眼睛里有呀XD】

评论(4)
热度(34)

© 飞呀 | Powered by LOFTER